八個媳婦都娶了,好嗎寶貝農
25 24 28 23 29 27 26 21
洋農卜農

我又再玩玄学

【超级富贵】又是陈立农(1)


*体育老师农和学生富贵儿
*梗 又是吴海英
*喜欢就给心心蓝蓝感恩😘

一一一一一 一一 一

周围一片熙熙攘攘,同学们因为将有新的实习体育老师而不免兴奋地情绪高亢,黄明昊自然喜欢这种班级无人管理的状态,开始得易忘形地和朋友讲些有的没的。

“同学们,安静!”一个声音特别软却又坚定地冒出。

大伙儿顺着視線看过去,男子迈着大长腿,大步迈向司令台。

“各位我是暂时代课两节的体育老师,陈立农。”
说完瞇起了一双下垂的眼睛,皱了好多摺子。

不过黄明昊眼睛大力眨阿眨,还是像高度近视般,眼前模模糊糊,就是看不清体育老师的长相。

叮铃叮铃一一一
正想着谁上课手机没调静音,幸灾乐祸了一下。
小懒虫快点起床吧,今天的太阳都在等你睁开眼睛了!
这不是自己给录的起床铃声吗?

于是黄明昊下一秒便睁开眼看着自己房间白色的天花板,叹了一口气。
怎么又是这个梦!
而且还总是看不见最关键的部份!

闷闷地翻被下床,嘴鼓得像塞了三颗蛋。

到了学校,大家特别吵杂,聪明的温州小富贵立即嗅到了不一样的气息。赶紧敲了敲旁边友人的桌子“欸欸福西西今天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红发男子杀人一样地眼神瞥过来,“不是说了别叫我福西西”

黄明昊马上高举双手“我错了福西西”

不出意外地,范丞丞大喊“你过来,今天不处理你,要飞天了!”作势要打黄明昊屁股。

一来二往之下,黄明昊依旧不知道今天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直到下午体育课要走去操场前,他才无意间听到女同学们此起彼落地讨论着今天会有新来的体育老师,听说有人早上碰到了,当场要晕过去,因为太好看了!当然,黄明昊只是一笑置之,听说总是传得特别夸张呗。能多帅?有富贵本贵帅吗?

范丞丞搭上黄明昊的肩,嘲笑他没带课本,说今天两节体育课不运动,是要来讲一年才考一次的体育题目的。

老师上礼拜可就说过了,你怎么就直接左耳近右耳出了!我福西西今天大发慈悲和你一起看吧!太感动的话,可以请吃一支冰棒。

一阵诡异的熟悉感爬满了黄明昊的四肢,黄明昊才发现,今天就是他总是做梦的场景阿!

“各位我是暂时代课两节的体育老师,陈立农。”黄明昊喃喃自语跟着他梦过几百次的人念出了一样的台词,当然是以自己听得到的音量。

愣愣地看着眼前直挺着身体,讲课抑揚顿措发挥得淋漓尽致,引发班上同学如痴如醉的神奇。明明是无聊的文字,却能被他讲成世界真理。黄明昊还在惊讶中无法自拔,不停梦到的人究竟意味着什么呢?这下聪明的温州小富贵也不懂了。

“那位同学,可以念一下接下来这段文字吗?”在回神是班上同学齐刷刷回头看向自己,妈呀我这是被cue了吗?黄明昊一脸求救的眼神看向范丞丞,范丞丞给他点了点课本上的段落,顺便给个你没救的眼神。

战战兢兢地唸完这段文字后,陈立農并没有请他坐下,害他尴尬地站了二十几分钟,同学们才好心地小声问"老...老师?”陈立农才抬起头,发现他还站着,抱歉地又是挤出几条眼尾纹,说坐下吧!

陈立农负责地讲完了满满两节课,还语重心长地告诉大家要好好学习。一点儿也不像只是来代课两节的老师。班上同学因此对这位年轻又充满关心的老师有了满满的好感。

陈立农离开前,扫视了全班同学一圈,说很高兴认识你们。

这大概就是被邱比特的箭射中的感觉吧?
这这这.......分明是爱的龙捲风突然刮来阿?
爱就像蓝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风雨~
欸欸欸怎么还唱起歌来了

在一阵少男少女的讨论中,黄明昊无奈地摇了摇头。

聪明的大脑否认着大家夸大的言论,然而心脏跳动却在不停地加速。明明没有运动,怎么跳这么快?可爱的富贵是不是生病了?黄明昊捂着胸口奇怪地想着。

tbc.

(是我梦到农农是体育老师拉!很久以前梦的😂

【超级制霸】哥哥(8)


*ooc勿上升
*长篇校园
*农橘同年级,橘稍大
*喜欢就给心心感恩😘

前文→(1) (2) (3) (4) (5) (6) (7)
一一一一一 一一 一
即将来临一年一度的戏剧比赛,小大一被规定一定要参赛。

经过热烈投票,班级决定出演白蛇传。

而陈立农本着班草头衔直接被定為男主角,许仙。

林彥俊总是臭臉,也沒人敢給他太重的戏份,虽然这样有点可惜了他的颜質。於是他就領了个船夫的小角色。

奇怪的是,演法海和尚的范丞丞自此喊陳立農就喊相公。陳立農心想你又不是演白娘子???把這件事在日常和林彥俊告白加聊天中,順便抱怨了一下。谁知道林彥俊居然不觉得是抱怨,臉黑了一半,半晌不跟他讲話。當意识到這可能是吃醋行為,陳立農真的开心死了,整个心像充满汽水,泡泡不断冲出胸口。他真想和林彦俊说,你吃醋好可爱。

经过演戏,陈立农喊范丞丞法海,范丞丞喊陈立农相公,一点也不合逻辑,可两人维持着这个称呼,交集不多的两人,彼此喊着绰号然后相视一笑,也就觉得是握过手那样的招呼似的。久而久之,这样的默契也成了习惯。

可看在林彦俊眼里,就很不ok

像是约吃饭,林彦俊就硬要说,跟你的法海去吃阿
看电影,跟你的法海去看阿
范丞丞上個講台,你的法海很帥齁

諸如此類,陳立農快被这傲嬌小橘貓給萌死了。

真想把他揉進怀里,告诉他我不要法海,也不要白娘子,我要船夫。

嘿,我的船夫可以登船吗?

两倍价。

齁,哪有这样的。

谁叫自己惹得船夫,要自己哄呢?


眼看就要年底,不同的小团体各自约起了跨年一起倒数,一起混通霄。

林彦俊有个从初中就非常要好的发小,这次跨年一起过算是例行之事,虽然陈立农一点都不意外,但还是暗自难过了很久。

他的发小叫姜京佐,大学和他们同城,可是离得挺远。

虽然学校离得远,可两人常常约会吃饭之类的,频繁地林彦俊大学的朋友圈都知道这位发小的存在。

林彦俊常和陈立农说,自己和他多要好多要好。他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以前班上看他们好,还让他们演过情侣,同学常误会两人是一对。
陈立农不知道林彦俊说这些做什么,单纯地和他分享生活呢?还是有意要让自己难过呢?也许林彦俊根本没把自己喜欢他放心上吧...

这个姜京佐的名字真是每次听一次,每次心里就像被针刺了一下。

明明男孩子要好也没什么,可偏偏什么第六感就对他非常感冒。

陈立农还偷偷翻过那个人的网页,点开那个人的照片,然后瘪嘴说也没很好看嘛,其实心里觉得真的挺帅的。
反正不是我喜欢的长相,哼。

后来那个人主动加自己好友,嘴上diss他安得什么心,还是加了好友,时不时给他按点爱心。
真是心口不一,但想想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

tbc.

【农鬼】迷途(1)

按摩师鬼x学生常客农
※因为我梦到28两次了执念很深觉得是否该写写他们😂
※恐怖片預警(?
※其实是软甜爱情故事(求生欲很强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如果说世界上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王琳凯会毫不犹豫地说认识陈立农。

然而导致这致命错误的根本,还是自己最初的迷途......


叮叮,按响门铃,许久没有回应。

王琳凯心里抱怨着,不是吧自己推了店里预约的两个客人,大老远坐车来这,听说这家人财大气粗,才难得的答应到府服务。

还没人应门,不会是被耍了?

房内的人半掩着门说,是奶奶预约的,可奶奶不在。

王琳凯眼睁睁看着到嘴的肉要飞走,赶紧扣住了门,问爷爷在吧?

又过了一阵,久到王琳凯想着待会要去那里,今天当来观光算了,那门才开了足以让他进来的门缝。

一踏进充满血腥气味的屋子,他就后悔了。但却没有退路,即使眼前一具血淋淋的尸体倒地,依然要佯装自己是盲人按摩师,手上拿着盲人仗扣扣敲地,然而心中擂鼓的心脏声,额角滑落的汗水,一旦被察觉,大概在劫难逃。

门里是他熟悉不过的下垂眼男孩,顺手关上了门,也关上了他逃走的可能。

他就不该刚才脑抽硬要进来发现命案现场,还是自己认识的人,难道今天就是自己的死期。

“爷爷在房间吗?”王琳凯尽量让自己的声音看来镇定,眼睛也再不敢飘向那具倒地的身体。

陈立农站在王琳凯背后一句话不出,盯着他,一手摩挲着下巴思考着该怎么做。

陈立农不说话,王琳凯自然也不敢喊出他熟悉的男孩的小名,只得继续演着不知道自己身处危险场所的戏码。

就赌一把吧!王琳凯一手挥向空气,一手拄着盲人仗扣扣扣地朝着臥室走去......

陈立农是按摩店的常客,然而每次来总是指定王琳凯。

陈立农话不多,所以王琳凯也乐得有这样的客人,毕竟说得愈多,露得陷愈大。这是一间盲人按摩店,而王琳凯为了生计说服了自己可以演戏,反正按摩一样是劳力活,又不会因为看不到而能少花点力气,这样并没有多大的错。

在盲人按摩店中,陈立农这样身强体健的少年是少见的,又其人总是笑咪咪地,应答总是软糯糯的,很难不对他产生某种道不明的好感。

后来得知他的小名后,便会欢脱地用那个名字招呼他,一次两次,名字代替了太多他想问的话,他想更深入聊的天。然而,他一再警告自己别再越线。自己在男孩坦承的亮晶晶双眼面前,总觉得罪特别的深。

他甚至想过为了陈立农找份正常的工作,然后告诉陈立农自己看得见了。仅仅是按摩师和客人这样的关系,他却常常放飞了自己的心绪,去想像他们可能的未来。

所以当他进入那凶宅时,令他害怕的不只是他没亲眼目睹的兇杀过程,更是屋内的男孩是他觉得纯白无瑕的少年阿。

tbc.

【超级制霸】曼珠莎华(3)


※突然觉得与其催更不如自更以了解写文之辛酸😂
前文→ (1) (2)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看着少爷紧闭双眼,微微颤抖着的眼睫毛,陈立农心里像是藏有成千的蚂蚁往外爬出,少爷乖巧的样子迷人而蛊惑,明明知道不能这样子,却又不甘心去忽略已然沦陷的一片心意。

双手搭上少爷的肩膀,看着少爷非常微弱的抖了一下,床因为他的施力下陷,少爷的呼吸声倏地变得沈重,告诉自己心狠点儿,搭着肩膀的手也跟着收紧,在吻落下前,林彦俊先感到肩上的压力让他有点疼痛。

两唇轻轻一碰,便离开了。
林彦俊不满的嗯了一声,手胡乱抓着陈立农的衣襟往下拉,自己又吻了上去。

第一个吻,陈立农克制地提醒自己,而当少爷主动拉近自己时,理智也被扯下,吻便再也停不下。他轻轻地舔,勾勒着少爷的唇型,温柔地像对待随时会捏碎的纸娃娃,本来紧扣肩膀的手,轻轻捧起少爷的脸,自然地抚摩着,本来弯下腰的姿势,也因为酸麻而跪落床舖,那是陈立农第一次爬上少爷的床。
亲得双颊涨红,他们才肯放开彼此。原来亲吻事件这么美好的事,看着被自己亲肿的唇,陈立农不好意思的用手指帮他擦去嘴角的口水,欲转身回自己该去的地舖睡时,林彦俊瘪了瘪嘴,哪有吻完了就走的道理,愈想愈气便喊了一声“回来!”

“少爷.....”双脚已落在床舖下,陈立农低下头,因紧张而抠着手指。

“跟我一起睡。”说完便躺上另一半的床,拍拍床舖示意他上来。

“少爷......”

“你要挨板子,还是陪我睡”

明明知道少爷才不会乱用私刑,还是乖乖上了床,叹了一口气。

跟我睡还叹气,这孩子真是不可理喻,林彦俊脸又黑了下来。脚就踹上了陈立农的屁股,又大力转身背着他睡了。

“欸?”不明所以的陈立农,盯着少爷的背影。

又没多久,林彦俊又伸出一只手抓他的手,十指紧扣住陈立农。

陈立农想大概是少爷缺乏安全感,但自己却让躁动的心跳跳得愈来愈大声,真是太过份了。

也许他是喜欢上少爷了!也许...他应该离开....

他的眼神暗了下来,还是盯着林彦俊。

“睡觉!”被盯的发毛,林彦俊只好下达命令。

“少爷....”他想问少爷你喜欢苏丽小姐吗?刚刚的吻学起来了吗?以后会实行吗?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闪过脑海,竟然就流下两行泪水。

“不睡明天罚你扫茅房!”林彦俊没发现他的異狀,依然閉著双眼,只是拉了拉他们紧握的那只手。

少爷.....你可以喜欢我吗....
少爷.....我能喜欢你吗......

陈立农知道自己的想法已经出格,然而他无法再控制那颗胡乱跳动的心,也不想再抑制,那么计画呢?家人呢?未来呢?陈立农紧咬住下唇,在胡思乱想中终于入睡。

隔日醒来,发现那双紧握的手并没有松开,陈立农便暗自下了决定。

“少爷,我先起来囉!你继续睡”陈立农轻轻说出,也不是真正想叫醒身边人,睁开紧握地手,蹑手蹑脚打算出房门。

“农农....农农....”

陈立农看着说着梦话喊着自己名字的少爷,心中一处柔软地一踏糊涂。又走回床边,弯下腰在他的嘴角珍重落下一吻。

打理好早饭后,要回房的路上,总管告诉陈立农,今天少爷会和苏丽小姐出远门,问他要不要请假回家。毕竟从他来这里,一直都乖巧,然而却从未提起要回去看看的要求。

他想起了弟妹们,摇了摇头,“我陪少爷吧!难得出远门,少爷会需要我的。"

"好吧!”总管摸了摸他的头,不舍地一笑。

【超级制霸】曼珠莎华(2)

※所有注意事项看前文吧!
※庆祝橘主动挂农身上!!!再懒再忙也要更文!!!
前文→          (1)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帮弟弟妹妹们洗澡什么的挺得心应手的,可要帮少爷洗澡的时候,陈立農总会耳根发烫臉红通通的。

少爷太瘦了,他心里这样想着。

但作为第一份工作,陈立农决定用心完成,不可以再走神了!

他以为少爷也会不屑让自己帮他清洗,但少爷似乎很适应有人服侍,反倒自己到底为何又思绪纷乱地想着少爷肯定是被服侍淨身长大的吧?竟然有点不高兴.....不高兴什么呢?

摇了摇头,赶走奔腾的千头万緒,一不小心忘了自己易汗体质把满头汗水喷溅在正闭眼享受泡澡与思考人生的少爷身上!

“陈立农!!!!”

阿.......第一份工作不负自己预先想像地那样失败了呢。

而后的日子,暂时没有帮少爷洗身了,就坐在门口外等少爷洗完喊自己进去,帮他更衣。

只是连这份工作陈立農也没好好把握。一不小心等着睡着了,明明平时不是容易入睡的人,却能坐在门外的小凳子上张嘴睡着。

"陈立农!!!!”

看眼前人黑着脸,陈立农想别说帮苏丽了,连自己会不会被解僱都难说......

除却少爷偶尔不耐烦的爆吼外,其实在林家的日子真的过得很愉快,陈立農常常快忘了自己偷东西维生的一段几乎佔了他人生全部的时光,有时记忆突然如浪潮般打来。上一秒还神采飞扬小孩,就会立即噤声,眼睛没有焦距地望向远方。在这里的每一天都像被天神施了魔法般,不可思议却又自然而然地感到幸福。

自己是如此的晦暗不堪,少爷是如此的美好只得让人小心翼翼捧着护着。

少爷是个从小就爱看书的人。而且因为朗读声铿锵有力,低沉有磁性,老爷总会把他唤进会宾室,给客人读书。

只是陈立农从来没有听过。也没有机会。他很好奇少爷读书的声音是什么样的。

和少爷待久了,就像总管说的那样,少爷只是个嘴硬,但心地異常柔软,甚至有时就像七、八岁的孩子而已。即使少爷比自己大五岁,也到了适婚年龄,陈立農还是常常觉得少爷好可爱,好想好好保护他。

日复一日的陪伴,少爷似乎对自己产生了極大的依赖。陈立农也享受着这种被需要的感觉。

几乎形影不离的两人过着平静而又不无趣的日子,直到苏丽某日提议和少爷出去走走逛逛,他才赫然想起自己当初的交换条件。

他试着旁敲侧击少爷对苏丽是否有好感,少爷说不知道,但和苏丽在一起时满开心的,也许就这样成家立业也不错。

看来计划是有机会的,苏丽。但陈立农却不想告诉苏丽这件事,一点都不想。

有天,少爷突然冷冷地冒出一句话“我不会接吻怎么办?”

“你要吻苏丽小姐吗?!”陈立农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没经过脑子思考,便大声地喊出这句话。

林彦俊吓得捂住他的嘴,在自己嘴上也比了个安静的手势。

顺手把他带到了房里。

“你要教我吗”

“好阿!少爷”明明自己也没经验的陈立農,鬼使神差地回答。

陈立农第一次发现心可以跳得好快。

【超級制霸】曼珠莎华(1)

※小偷农x公子橘
※改编英剧指匠情挑
※绝对ooc※上升你家空调坏掉
※架空,时代感请代入驾马车发电报年代
※橘农/农橘 剧情需要不定论
※没意外以后会开车(但因为没开过所以不确定(汗颜

解释取名
曼珠沙华大红色,有毒,喜生长在阴湿之处。
曼珠沙华的美,是妖异、灾难、死亡与分离的不祥之美。
日本花语:“悲伤回忆”
朝鲜花语:“相互思念”
中国花语:“优美纯洁”
(太适合这故事感觉的花就借用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农农,今天成果如何?”一个矮胖的女人在陳立農刚进家門,劈头就問。

“妈妈,我今天偷了三个馒头,一个钱包里面好几张大钞呢,馒头等等给阿弟,明天就要带他去青姨那估价了,当最后的礼物吧,我今天偷的我留十塊就好,其他都给妈妈,今天就不让阿弟去外面乞讨好吗?”陈立農讲得很快,几乎没有断气,委婉中又有一种执拗。

“阿弟是帮我们赚多少了,吃倒吃得挺多,你再这样惯着我们买来的孩子,生活还怎么过?”女人尖锐的声音让陈立農皱了皱眉头,又马上一个甜笑“妈,我哪有惯着哦!妈你累了嘛,我给你捶捶背”陈立農把及他腰间的女人,带到板凳边,手放她肩上施了点力,让她坐下。

“嗯.....这里,脖子这边.....还有这边,这边”女人情绪转变得快,闭上眼让陈立农揉着、捶着。

陈立农是个孤儿,听女人阿兰妈妈说的,小时候被丢在路边,妈妈只做买卖六、七岁小孩的生意,那时比现在还贫困一百倍,根本不可能养什么嗷嗷待哺的婴儿,只是那时看了他一眼,他的手指就这么伸出来抓着她不放,于心不忍还是把他带回家了,本来想着卖掉的,也是各种错失机会,而他懂事后实在是个特别聪明的孩子,生活久了也有点感情,索性把他留下来当儿子。即使不知道故事真实性有几分,但看着阿兰每次尖酸刻薄对其他买來的孩子,他觉得阿兰妈妈是爱他的。

他们住在一个特别窄小又脏又暗的房子里,从小没读书的陈立农并不识字,可是学一些解锁、偷窃技能特别快,阿兰一直很满意有他的存在。即使他们生活条件不好,阿兰偶尔变卖偷来的赃物和买来还待沽的小孩上街乞讨也维持着三餐温饱。

扣,扣。“有人在吗?”居然会有人来访,陈立农疑惑地看向阿兰。

阿兰马上起身将几个小毛头赶到了茅房,关起门。

“去开门,愣着干嘛?”阿兰手一摆,又坐回板凳整理起这几天的赃品。

“好...”陈立農轻轻打开门,头往外探了一颗头,用身体半掩住屋内。

只见一个全身上下穿戴珠宝,丝绸质料衣服的年轻女人,叉着腰站着。

"妳....哪位”陈立農怯生生地问。

“我来找阿兰...........和你”女人一摇一摆地自顾自推开门,迳自在屋子里东摸西摸转了一圈。

陈立农看不懂现在是什么情形,还是利索地关上了门,警戒地看着她。

阿兰倒是像看到什么大客户,眼睛直勾勾地看过去“需要什么吗?”

女人介绍了自己的名字,苏丽“我发现了一头大肥羊”然后邪媚一笑。

陈立農依然站在门口处,但眉眼间已放松许多。

和陈立农与阿兰讲了自己出現的来由,是希望陈立農能去一个名门当小少爺的貼身男仆,她会推荐,只是作为交换条件他必须帮她在一旁帮助撮合她和那家少爷私奔,她就能得到那家的家产。

“媽媽?”陳立農一时觉得这机会非常迷人,又隐隐感到不安。

“你自己決定吧!”看似开明的话,却已極盡淡然的语气说出。

"我明天再来,给我答案。你们可以去打听阿!东门的林家多少人想去他家打杂呢...”苏丽扬着头,一如进来般没有招呼又走了。


“哥哥,你改天会来看看我吗”

“等我赚了大钱,一定回来给你买糖吃”陈立农摸了摸小孩的头,把他交给青姐,收了一笔钱。

“听阿兰说你要去林家工作啦?要不是林家真的不错,我一定跟阿兰把你要来,咳,等存了钱给姊姊买礼物阿”青姐一手握着刚交货的小孩,一手拍了拍又捏了捏陈立农的手臂。

“好。”陈立农瞇起眼,笑出了几条眼摺。

整理好行李,苏丽的马车便停在家门口了,陈立农吻了阿兰的额头,紧紧的一个拥抱当作道别后,就呆愣地站在车佚旁。

苏丽见状,一把用力往自己方向拉了他,力气不够,仅仅让陈立農因站不稳而前倾了一步“上来,你不是杂工是贴身男仆,你自小清贫但不是什么小偷”苏丽低声地一再叮嘱。

路途遥远,陈立农并没有疲惫的样子,而是一直翻开车窗布观察四周。因為是他第一次离开從小生活的地方,也因為將要展开新生活而有点亢奮。

“吁一一嗚一一”馬車停在一大宅邸門前。

苏丽领着他走到厅堂,陈立农一路上小心翼翼地观望四周,这里比他想像中大得多,穿过了三个门厅,才终于停下。
"这是林家总管,你跟着他吧。林老爷在书房吗?”

“是的,苏丽小姐,老爷已经等您许久了,那我就把他带走啦!”林家总管微微鞠躬后,像陈立农招手,陈立农乖巧地跟了上去。

“小少爷他脾气比较犟,熟了你会发现他是个特别好的孩子,只是刚开始你要多担待些。对了,孩子你叫什么名字?”总管轻轻柔柔地问。

"我叫陈立農。你可以叫我农农。”陈立农鞠躬,大声的回应。

“欸,好孩子,农农。”总管忍不住在他弯腰时才看得到的头顶,揉了一把。

林彦俊从自己的书房走出,看向他们,没什么表情。

“少爷,他是农农,以后就跟你旁边了。”总管说话间抑制不住开心的语气。

“哦。他睡哪?不会是跟我一间房吧?”林彦俊不自觉讲话有点冲。

“我睡地上也行”陈立农急忙回应。

“你本来就是要睡地上。洗好澡才能进我房间,我的床碰都不许碰”说完即转身去了自己的房间。

“少爷就是嘴上这么说,别担心,跟他去吧,行李放好,再来找我。”总管轻拍他的肩,把他推向林彦俊的方向。

“阿.....好....好的”


其实本来主角不是小橘的,是我强烈私心最后一秒改了😂
我对不起洋哥

【超级制霸】哥哥(7)

*ooc勿上升
*长篇校园
*农橘同年级,橘稍大
*私设比山高比水深
*喜欢就给心心会很爱你😘
写这篇莫名好卡,我可能会先开别的坑😂
一一一一一 一一 一
隔天出现在教室的陈立農没有悬念地挂着两个又深又大的黑眼圈。

下雨了。

就像是天空能够感同他的身受似的,和他的心情相呼应。

就这样,他们就像是完全不认识的人,在同一个空间活动,持续了一个星期。
雨也下了一个星期,很应景。

陈立农即使是难过,还是自虐地一看再看他给自己最后的那段留言。

也许看久了,就能懂那个人多一点。

喜欢一个人,就会觉得那个人特别难理解。明明自己一直都还算是个容易察觉别人的情绪而做出适当反应的人,可遇到林彦俊,这种能力就离家出走了。

“我觉得很不舒服。这几天我思考了很久,我很讨厌这种感觉。我希望你不要再这样了”

快把手机屏幕看穿了,还是不懂。
不懂为什么要说这么冷酷的话。
不懂为什么迎新活动还算互动不错的两人,现在变成了这样。
为什么一件美好的事,现在一点都不好。

林彦俊找到了离学校挺近的打工,是一间書局。客源稳定的老書局,不过清閒的时候也多。

他很满意这礼拜持续的清静生活,没人缠着自己,而工作也有了着落。代表学费和车贷(机车:名为小蓝,第一次用自己的储蓄买的爱车)可以不用担心了。
林彦俊的家里经济状况是不错的,但他认为身为男人,就不应该一直麻烦家里。一切恢复成自己可以掌握的轨道。

应该是满意的吧?

一边整理新进的书,学着编号上架,脑中却一直浮现陈立农,低着头兔子耳朵也跟着垂下的陈立农,疯了,怎么连兔子耳朵都帮他自然而然的安上了。摇了摇头,继续专心的把店内该注意的事项記录在工作本上。

下班后,骑着小蓝回家的路上,陈立农的身影又在一片混乱的思绪中不断插播。这次是他身后永远垂落的雪白色长尾巴,欸不对阿,兔子不是长尾巴。

“彦俊,说实话看到你的讯息,心像是朝阳生长的花朵被狠狠踩了一脚,不,是好几脚。但我原谅你啦!就是如果以后还有别人和你告白的话,别再说这么伤人的话了。毕竟,喜欢一个人没有错啊。”

在厕所里洗了思考人生两个小时的澡,出来便看到这讯息。之前那种烦躁而不想回覆的心理荡然无存,看着这个自己被训话的讯息,眉眼间变得異常柔和,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知道了。我以后会注意~”

“那哥哥,晚安。❤”

啧,刚刚还叫的彦俊。知道叫回哥哥了。

陈立农又恢复了前段日子的连环讯息攻击。

只是现在不一样了。
所有的讯息后面一定多加个爱心符号,或是聊没三句就告白一次,“哥哥我真的好喜欢你”

陈立农已经撒手不管了,反正心里的祕密是被他一手
揭开的。

而林彦俊也不再烙下什么狠话,因为他不想再被控诉蹂躏花儿之类的话。

而且,他好像渐渐习了惯这种整天被捧得高高的言论,接收堆着满满爱意的讯息。

他觉得他们现在就像粉丝与明星之间的关系。
他偶尔也会给这个专属粉丝发粉丝福利。

像是分享只有陈立農会捧场的冷笑话,或是在陈立农上课回答问题的时候,海狮式拍手给予鼓励。


天上飘下一片纹理特别清晰,颜色特别翠绿的叶子,不偏不倚的落在陈立农伸出的手掌心上。

缘份是很特别的,我就像这片叶子,像是偶然却也是必然,闯入了你的世界,谢谢你接住了我阿,哥哥。

下一篇→ (8)

【超级制霸】哥哥(6)

※ooc勿上升
※长篇校园
※农橘同年级,橘稍大
※玻璃心请轻喷,喜欢就给爱心会很开心的😘
前文↓

>1 (2) (3) (4) (5)
_____ __ ________
“哥哥,我看到你度咕(打瞌睡)囉😂"

“哥哥你好厉害哦!老师问什么都回答的这么好😍”

“哥哥你的耳环好好看哦!迎新的时候就想说了❤”

“哥哥,你喜欢吃什么阿👀?”

“哥哥,你喜欢什么颜色😳?”

“哥哥,早点睡啦,不然对身体不好😢”

“哥哥,好像快下雨了......”

看着屏幕上这几天陈立農频繁地给自己传的讯息,林彦俊叹了口气,一手按了按太阳穴。
本来是觉得陈立农是个满可爱的人,只是这几天下来,他看着陈立農总用圆圆的狗狗眼睛闪着光芒望向自己,还有频繁地传讯息,却不敢正常面对面讲话,他突然觉得很烦躁。他也猜到大概是什么情况了!他一向对这种事情很敏感。

想跟陈立农说清楚讲明白,不然自己愈来愈不想点开手机的讯息了。

“陈立農,你是不是喜欢我?”迅速地把讯息传出去。单刀直入,连上个他问自己的问题都懒得回答,林彦俊只想赶快解决现在让他有点棘手的状况。

另一边,陈立农看着这句话,手捂着胸口,心跳得很快。

林彦俊也喜欢自己吗?所以才会问这个问题。

陈立农被这样的想法充斥着,他觉得世界突然变得很美好,忍不住扬起嘴角。

“我...”打上了字又删掉,陈立农想着还是亲口说好了,用手机冷冰冰的告白很没诚意。

跳出了对话框,关掉萤幕。陈立農一边走着一边哼着歌,脚步变得很轻盈,突然想到什么,又点开手机萤幕,拨了个电话打了出去。

“欸,李长庚今天我心情好,想吃什么晚餐帮你买”

“没意思,我以为心情好要请我吃东西”

“好啦,不然请你喝饮料,你想喝什么?”

“我开玩笑的啦!话说你每天一杯珍奶是打算胖几公斤”

“你管我,少废话,不说我就随便买啦”讲完便挂掉。

话是这么说,回来路上还是拎了一袋咸酥鸡,两碗锅烧意面,两杯珍珠奶茶。

吃饱喝足再打了几场遊戏,今天运气满好的,升了好几级,还抽到一直想要的道具。陈立农想着今天是人品爆发吧!

林彦俊看着陈立農一直没有回覆自己,点进点出名为立農的对话框也有十来次。

喜欢我的人是他欸?为什么自己像个被拒绝的人。

林彦俊蹙起眉头,把手机随手往床上一丢。

靠!

一个没丢好。手机从床沿落下,萤幕直接正面击地。

急忙从椅子上跳起,快步走到床边,弯下腰紧张地将萤幕翻回正面,碎了。

林彦俊这下真的笑不出来了。在家里整个晚上到隔天出现在学校也是整个人围绕着低气压。

身为同桌尤长靖也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了。但还是很礼貌地没有问他,人嘛总会有几天低潮。

而陈立农本来是想跟他说话的。但每次一接近他,他就像看不见自己一样,和他擦身而过。平常会和林彦俊打打闹闹的尤长靖,也意外地很安静。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陈立农就这样一头雾水,课堂中目光时不时瞥向林彦俊,得不到解答。一天又结束了。

陈立农待在寝室里,又捧着手机呆呆的看着萤幕,目光没什么焦距。

李长庚看着他,心想这傢伙昨天不是还很高兴的吗?

“哥哥怎么了吗?”陈立农深呼吸一口气,把讯息传了过去。

吃完晚餐,写好作业,洗完澡,陈立农一直再等着讯息。

直到陈立农快支撑不住沈重的眼皮时,萤幕终于亮起。

“我觉得很不舒服。这几天我思考了很久,我很讨厌这种感觉。我希望你不要再这样了”

看了讯息,陈立农是再也睡不着了。

这样是怎样?干嘛不舒服?
讨厌这种感觉为什么还要问我喜不喜欢他?
不理我,无视我不就好了吗?
让自己开心了好几天,现在却说这种话。
林彦俊,你这个烂人。

难道一直以来真的只是我一厢情愿吗...
大概是的。

陈立农又为了林彥俊哭了。上一次是发现自己喜欢上他而哭,这次是不能再喜欢他所以哭。
他還不知道,這不會是最後一次為林彥俊流淚。

陳立農把自己整個大大的身躯埋進被子里,蜷起身子,小声地啜泣。整夜無眠。